李敖最后的亲笔信

  谈作品:“中国没人比我出书更多”

你们好,我是李敖,今年83岁。

最近,莫言成为本年度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大热门的消息满天飞。而2000年,李敖的长篇小说《北京法源寺》就曾获诺贝尔文学奖提名,对于这个中国人最为看重的世界性文学奖项,李敖的评价是它“带有偏见”。

对于自己最终没能得奖,李敖似乎至今仍相当介怀:“在历史上,诺贝尔奖的颁发经常不公正,托尔斯泰没有当选是遗憾,毫无资格的赛珍珠当选是错选。而且,诺贝尔文学奖评委会历来不给中国人文学奖,不承认语言隔阂的原因,只认定我们没有世界级的作品,这是有偏见的。文学奖强调的是作品中的理想主义成分,还有作者有没有和权势作斗争,这两点我都做得非常好,也可以说最好。”

  谈传统文化: “台湾没那么好,民国也没那么好”

长江网3月18日讯 台湾作家李敖过世。家属的声明指出,李敖近日病况转危,18日上午10时59分安然离世,与世长辞,享年83岁。

分享到: 0 论坛推荐众议院 民生财经 时尚亲子

  对我讲真话,言者无罪,闻者足戒

李敖:我的墓志铭一句话也不用写 因为我把身体全捐给了医院 2018-03-18 16:03:00  来源: 长江网-长江日报  分享到:0  查看: 0 调整字体

  大师已去,风范长存!

  2012年李敖接受长江日报书面专访

现在很多人都在说中国的传统文化在台湾,李敖对此颇为不以为然:“这世上就没有什么天堂和世外桃源,有的话,也是在个人的心里有。台湾热是他们想象的台湾比真实的台湾热,他们相信了,这就是蠢”,“一个人觉得这个不好,必然会想象另外一个好,树立另外一个好,不惜给自己造假让自己相信,不分析,不动脑子,比如,我听到很多人讲中国的传统文化在台湾,台湾讲礼貌,我告诉你,台湾没文化,这么多年你看到台湾有什么文化?台湾人讲礼貌也不是台湾文化,那是日本文化,跟日本人学的。台湾没那么好,美化台湾的人是他们想美化台湾,这是很蠢的”。

2014年7月16日,在香港会议展览中心,参加第25届香港书展的台湾著名作家李敖为长江网题词:长江网明天更好。

李敖的儿子李戡在北大读书已经两年多了,对于儿子的成长,李敖则持相当开放的态度:“我觉得他很好啊,比我厉害,对于他,我就是支持,不会参与他们的成长,以后他要干什么我也不管,除了别搞政治,这个不是一般玩得起的,他喜欢做什么就做什么。”

上一篇:阳春三月野菜香!野菜扎堆上市成武汉市民餐桌新宠

  谈儿子:“除了搞政治,他喜欢啥就做啥”

  李敖:长江网明天更好

对于很多人嘲笑自己太较真,什么都不能忍,李敖也表示了不理解:“做学问和做人必须较真呀,不较真就是没知识。我如果不较真,蒋家也关不了我,但这个‘真’是什么呢?是你不能让他骗,你要抗争。结果我站着,蒋家倒了。到今天,我不能忍的还是不能忍,如果一个骗子,满嘴跑谎话,为什么要忍。所以我不停地写书,也希望你们看我的书。”

或许我们之前有很多残酷的斗争,但或许我们之前也有很多美好的回忆;我希望通过这次会面,能让我们都不留遗憾。不留遗憾,这是我对你的承诺,也是我对你的期盼。

因为是最后一面,所以我希望这次会面是真诚,坦白的。不仅有我们如何相识 提款机近2米高,如何相知,更要有我们如何相爱又相杀。

下一篇:武汉车都江大女足挺进足协杯八强 刷新参赛最好成绩

我这一生当中,骂过很多人,伤过很多人;仇敌无数,朋友不多 提款机近2米高。医生告诉我:“你最多还能活三年,有什么想做、想干的,抓紧!”

  谈诺奖: “它带有偏见,并不公正”

李敖还透露,再过两年零八个月,他的80本大全集就要出来了,“这是《鲁迅全集》的6倍,鲁迅57岁死了,我现在活到八十,我出80本大全集,中国从来没有人写出我这么多字,出过我这么多书,《大英百科全书》现在都不出全集了,它出电子版,我要出纸质大全集。现在还有10本未写完,其中《浪漫的与古典的》有6本,比钱钟书的《管锥篇》还要细、还要有趣”。

李敖就此还引申到了“民国热”,他说:“我告诉你民国那时候饿死多少人,多少住在城里的人,连城都不敢出,出去就被杀掉,在贵州抢钱的人都是先杀人,因为穷呀没钱呀,你抢他钱,他跟你拼命,所以你只能杀了他,再抢钱。有多少人了解这个情况?喜欢民国?喜欢国民党?这些都是瞎眼蠢话,好好看看我李敖50年唯一自选集就知道了。”

  谈人生:“把身体捐给医院,千刀万剐”

  一路走好!

对于来宾,不管你们身在哪里,我都会给你们手写一封邀请信。邀请你来台北,来我书房,我们可以一起吃一顿饭,合一张影,我会带你去看可爱的猫,我会全程记录我们最后一面的相会,一方面是留作你我纪念,另一方面也满足我的一点私心:告别大陆媒体近10年了,我想通过这些影片,让大家再一次见到我,再一次认识不一样的我,见证我人生的谢幕。谢谢各位!

对于来宾,我会对你说实话;我也想你能对我讲真话,言者无罪,闻者足戒。

李敖还透露:“我们俩经常通电话,他会主动告诉我一些自己和学校的事情,其他不想说,我也没必要问,我比他大58岁,完全是祖父的年龄,我很清楚我们有代沟,所以不会过多地干涉他。交友方面,他不用我跟他讨论,他比我厉害,比我‘坏’(招女孩喜欢)。我都是个老头子了,我的经验不够他用,他自己知道什么女生好,怎么去交往。现在的女孩子我这老头可不懂。”

  我的墓志铭一句话也不用写

年初,我被查出来罹患脑瘤,现在刚做完放射性治疗。现在每天要吃6粒类固醇,所以身体里面变得像一个战场,最近又感染二次急性肺炎住院,我很痛苦,好像地狱离我并不远了。

谈到自己曾获诺贝尔奖提名,李敖表示:“那根本不算什么,世界上任何一所大学的文学教授和语言学教授都有提名资格,瑞典文学院每年都会收到数百个提名,但最终还是要看被提名的小说到底怎么样。我认为我的《北京法源寺》是相当好的一部小说,中国人的精神和理想甚至是成功都在里面。它高潮里有高潮,一般人高潮完就完了,这是我的独创,我坐牢构思 助力科技成果转化 武汉市再获银行300亿元融资史上最好用的化妆品,二十多年才写成,可北京法源寺我2005年才去过。”

2012年,77岁高龄的李敖,推出了50年来的唯一自选集。李敖称:“我在77岁出了这一套《李敖50年唯一自己选集》,这是我上半生写作的精华,这八分之一的作品里,有我八分之七的老底子。 ”

当年,李敖接受了长江日报记者欧阳春艳的书面专访,在谈人生时他很开通地提到了身后事:“我的墓志铭一句话也不用写,因为我把身体全捐给了台北医院,千刀万剐。”

谈到自己50年来的作品,李敖向记者推荐了自己最得意的几部:“除了《北京法源寺》,《为自由招魂》大陆那边有人说是一代人的自由启蒙书,其实就是我的思想发迹史;《传统下的独白》就是一个人独立精神的成长和形成;《胡适评传》是我最喜欢的,因为我确实了解这个人,写起来也能入木三分;《蒋介石评传》我敢说现在还没有人能推倒我对这个人的评价,不要以为他让我坐牢,我就不能公正对他,看书就知道了,我是通过一项一项证明的,我掌握的一手资料也太多了。”

谈到自己对自己的评价,李敖也很狂傲地用了八个字——“前无古人,后无来者”。对于已77岁高龄的李敖来说,他也很开通地提到了身后事:“我的墓志铭一句话也不用写,因为我把身体全捐给了台北医院,千刀万剐。”

我就想,在这最后的时间里,除了把《李敖大全集》加编41-85本的目标之外,就想和我的家人,友人,仇人再见一面做个告别,你们可以理解成这是我们人生中最后一次会面,“再见李敖”及此之后,再无相见。

责编:汉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