杨明山称,整个工程60多套房子,花的都是曙光集团拨过来的钱,除约200万元名为“异地搬迁补助款”的财政拨款外,中间没有其他资金注入。他一再表示,新村工程是通过了竣工验收的,当时是由村委会、建筑队、村民代表等共同参加的验收。但是,当时分管此项工作的时任村干部杨万荣已将验收报告遗失。

大小湾村老村窑洞出现的裂缝

  多幢房屋从墙根地基开始,地面发生沉降变化。村民刘将荣用防水用的沥青胶从其中一幢房屋的地基裂缝往下填充。他说这个地缝很深,自己已经灌了186斤的沥青胶,把缝隙暂时堵上,水下不去了,就不会沉降了。

  这些村民并不是无处可去。早在2013年,崭新的新农村安置小区就已经竣工了。然而,新房刚竣工,就接连出现了质量问题,多数村民表示不敢搬进去住。一边,刚刚建成的新村就成了空村;另一边,村民所在的老村,房子的安全问题也越来越严重。

  往里走,有些房子的院墙出现了歪斜。严重的房屋的缝隙长度超过4米,宽度可将手指伸进缝隙里。问题不光是在墙上,地面的变形也令人心惊。距离房屋仅相隔几米,有多个宽两米多的地裂,地面上的树木陷进裂缝中。村民表示,重修了以后,裂缝依然存在。

  大小湾危房拆迁工作在2008年度就被河津市委、市政府列为重点工程。涉及500多村民、上千万资金的项目选址是否合理?资金使用是否规范?目前正值雨季,当地黄土疏松,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怎样保证?中国之声将持续关注。

  据当地村委会提供的《整体搬迁协议书》显示,因为煤矿开采给村民住房造成潜在危险,早在2008年,曙光煤矿就开始支付搬迁赔偿。而从开始计划建“新村”至今,已有9个年头,从“新村”竣工至今,也已经将近4年。这期间,近500名村民,并没有分房到户,而是依旧居住在采空区的危房和窑洞里,裂缝、渗水、塌墙等安全问题越来越严重。

  报告提出,在地表不再下沉的情况下,要查明采空区,并对采空区进行注浆治理。然而,并没有明确资料显示该村对地下采空区进行过注浆治理。

  这片新房区横平竖直建设了64幢房屋,排列在平坦宽阔的黄土顶面,整齐而壮观,但却是一片闲置的景象。毋喜民是下化乡的乡长,2016年底调任之后,他接到的汇报就是,大小湾自然村已经整体搬迁走了,然后他就赶到新村调研,看到的也是冷冷清清的场景。毋喜民回忆道:“当时没见人,我就很纳闷,都已经栽了松树,路面也硬化了,这个新农村建得这么好,为什么不在这住呢?”

  村里提供了一份《新农村建设用地地质灾害危险性评估报告》复印件。报告显示,评估区所在矿区2000年发生瓦斯爆炸,已停产年代久远,其地下采空情况无人知晓。按照井上下对照图来看,该区域分布有许多巷道,总体来看人类工程活动对地质环境影响较为强烈。

  杨明山称,建设现在所有的房子,花了1200多万元。但时间太长了,不知道曙光集团拨了多少钱。党支部书记马京华也推说都有账。然而村干部最终也没有向记者提供流水账目。

  河津市大小湾自然村的村民们表示,老村危房因煤矿采空而产生的裂缝、渗水、塌墙等质量问题越来越严重,新村新房又接连出现问题不敢入住,煤矿已经补偿,国家异地搬迁补偿款也已经落实,下一步住到哪里,实在是“走投无路”。而对于村民为什么没搬进新村,乡长毋喜民也有自己的另一种观点。“新村在山顶上,是风口,如果就个别的两三户搬上去,会害怕,大概人都是群居动物。”

  从河津市出发,和一辆接一辆的拉煤车擦身而过,再走上一段崎岖的山路,就到了下化乡杜家湾村大小湾自然村。这里黄土地表起伏、丘陵沟壑纵横。在村口,刚能够望见不远处的窑洞,眼前的一条水泥路就径直上坡,通往了一片看起来崭新的小区。村民告诉记者,这里的60多套房子,是2013年年底竣工的。

  站在大小湾村的村口,一家家的房屋和窑洞层层分布,像一座立体停车场一样尽收眼底。一进刘徐海家的窑洞,一条手指般粗细的黑洞,从脚底下一直延伸至几米外窑洞深处。

  乡长毋喜民提出了疑问,但也没再细问。其实,在新村,稍微走近,问题就暴露出来。

  坐拥煤山,长期煤炭开采,为村民带来了就业收入,也在本就脆弱的纵横沟壑中,留下成片的采空区和沉陷区。

  53岁的刘四嘎家有五孔窑,和大部分村民一样,他最大的心病,就是生他养他的老窑洞没法住了,还有三个儿子要结婚用房。刘四嘎对记者说:“加固后,门上缝隙还有很大。有了缝隙之后,沿着边,就慢慢开裂。你看炕上的瓷砖已经崩裂了。敢住人吗?不敢吧?”

  刘满全老人和他乡亲们的家距离黄河只有几公里远,黄土高原特有的窑洞里摆放着祖辈的照片。百年窑洞,摇摇欲坠,搬进新房也失去希望。刘满全老人一家的遭遇,正困扰着整个大小湾自然村。

  看起来崭新的新村平地而起,却让72岁的村民刘满全忧心忡忡。他说:“老百姓说地下是空的,不能盖,上面就非盖不行。结果盖起来了,人还没住,还没交付,就出问题了。后面已经倾斜了,有裂缝了。”

  按照搬迁协议,大小湾村要在搬迁两年期限内,即至2010年10月31日,完成全部搬迁任务,原地不得留有搬迁户。然而,“新村”正式开工却是在2013年3月29日。曙光煤矿到底拨了多少钱?杜家湾村党支部书记马京华和村委会主任杨明山都表示记不清楚。

  央广网河津8月18日消息(记者李楠)据中国之声《新闻纵横》报道,在山西省,多年来因采煤沉陷造成大量居民住宅受损,为解决群众安居问题,山西省启动了采煤沉陷区搬迁安置工作。河津市下化乡大小湾自然村的100多户村民,从2008年开始就接到了搬迁通知。然而,一晃9年过去了,近500名村民还居住在采空区的危房和窑洞里。

  据了解,搬迁项目实施后,村里根据老村房屋评估和村民是否需要新村房屋的意向等综合考虑,专列部分资金用于补差价或一次性补偿,但是多名村民表示,差价款和补偿款至今仍未完全结清。对此,马京华表示:拨付的钱不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