房前屋后那碧绿的菜畦里,满眼翠绿:豆角,葫芦,萝卜,辣子,黄瓜,包菜…,因为秋逐渐成熟,丰富了饭桌,满足了味蕾。

 

一阵秋风过后,炎炎夏日被抛甩在了身后,最后一轮水浇过后,庄稼只静待着收割,就好像许配待嫁的姑娘,只等着秋。

 

天蓝蓝,秋草渐黄,羊儿肥了,牛马也壮了,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。

 

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,让天山脚下的这处小镇自古成了丝绸之路北线的咽喉之地,天山雪水像母亲的乳汁哺育,滋养着这方土地。

 

不知道为什么,我就是深爱着脚下这片土地,走了又回来了。爱它那戈壁滩上凄清冷漠的沉静,爱它那随风晃动的无尽的山林,还有那林间潺潺流淌的溪流。

 

巴里坤的四季在我的热爱中变换,我在巴里坤的四季变换中走过。

 

我在春天的泥土里,播撒了粮食种子和各种菜种子,期待着,把希望全部给了秋。秋终究没有辜负我,给了我沉甸甸的丰收的喜悦。

 

牧民家像小山一样的草垛告诉我们,秋已至,秋黄拦草,为冬做着准备。

 

金黄色的麦穗欢快地随风摇摆,舞动着成熟丰满的腰肢。陪伴它一起成长的还有豌豆和洋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