苑广阔(广西 职员):作为一名企业家,陈生在商场摸爬滚打,当然不会缺少契约意识,但是作为土生土长的村民,却未必有这样的意识和觉悟。更别说征地建别墅,盖养殖场,还涉及村民土地的占用、旧房的拆迁等等现实的利益,如果没有合同或协议来进行约束,来明确双方的责任和义务,那么即便你有再大的好心,也不可能做到让每家每户都满意,最后必然会有人为了给自己争取更大的利益而横生枝节,让美好规划变得千疮百孔。

  主持人:人性的贪婪值得谴责,但更重要的是用规则和契约精神来约束利益的冲动,这一点很值得反思。

  木须虫(湖北 公务员):企业家回馈乡里,给村民赠别墅,的确是莫大善举,基于传统的观念,似乎村民应当感激,对新建别墅和分配别墅中的一切矛盾,都应予以包容和克制,而不应显得贪得无厌、得陇望蜀。但是须冷静地看,莫大善举于村民而言,显然是莫大利益。利益从来都是恩怨的导火索,单纯以道德论之,并无实质意义,反而显得无趣,徒放大人性的丑恶。

  朱昌俊(四川 媒体人):对于企业和社会扶贫,政府部门应该为之创造一些必要的条件。具体到这次的“别墅难送”一事,一方面,要与捐赠者做好充分的对接,比如对村民进行必要的观念疏导,避免出现过高的期待,同时在前期帮助捐助者对村民的顾虑、诉求有足够的吸纳,从而加以提前调节;另一方面,基层政府应该为社会爱心的落地创造条件,但该有的程序就该规范,该厘清的权责也应该提前厘清,不能口头化、随意化。这既是避免后续的不必要争议,也是防止挫伤社会的扶贫热情。

原标题:“别墅难送”

  主持人:扶贫不能只靠热情,在细节方面要做的配套工作其实有很多。据报道,当地政府已经表示要积极地介入进来,把事情协调好。让企业扶贫的热情切实转化为有益的行动,政府显然应做好牵线搭桥的角色。

带wifi垃圾箱

  主持人:在广东湛江遂溪县官湖村,企业家陈生筹建129栋共258套别墅,准备无偿赠送给村民使用。但捐赠者始料未及的是,投资2亿多元的一期项目即将竣工交付之时,当初按照常驻人口规划了别墅数量,现在有村民却提出子女已经结婚或即将结婚,希望再多分一两套;有户口早已外迁的原村民联名写信,也希望回村分房……

专家谈如何避免“校服腐败”:关键要有中间机制摸摸跳